精准两码中特
陜西傳媒網>>陜西日報

便衣警察:我,就在你身邊

作者:高虎 董麗君 魏鑫 梁爽 馬文青

2019年04月18日08:36

來源:陜西傳媒網-陜西日報

“我們出任務的時候不是拍戲,更不是兒戲!如果行動露出了破綻,就會引起嫌疑人的警覺,那么你很有可能面臨整個案件線索斷裂、嫌疑人再次藏匿潛逃、偵查從頭開始的困局。”近日,西安市公安局高陵分局便衣大隊民警邸江勇對前來采訪的記者說。作為西安市警察群體中的一員,便衣民警因工作需要,每天都會扮演著不同的角色,一次次地蹲守,一次次地跟蹤,一次次地奮勇抓捕……

雖然工作時無法身著警服,但他們卻用實際行動詮釋了“把警服穿在心里,把責任扛在肩上”。

西安公安雁塔分局小寨路派出所便衣民警街頭抓捕犯罪嫌疑人。西部法制報記者 王進攝

不能穿上的警服

“呦,好久沒看見你們穿警服了,還是挺帥的!”每當高陵分局便衣大隊的民警邸江勇和同事們一起穿著警服到分局開會時,沿路遇到的民警總會調侃一番。而對于“帥”這個詞,便衣大隊的民警還是很認可的,因為他們也覺得自己穿警服的樣子確實挺帥。

對于警服,相信每一位民警都會有一種特殊的情感。高陵分局便衣大隊民警趙鵬康回憶起自己2003年9月剛入警校的那天,為了第一時間拿到屬于自己的制服,他和同學們從下午開始一直等到深夜。身著制服的那種自豪和激動,至今還記憶猶新。而他們的人生也從那一刻開始,有了不同的變化。2014年,他從派出所到了分局便衣大隊,因為警服穿了十幾年,在換下的那一刻總會有些不適應。

“由于工作需要,我現在每年穿警服的機會并不多,除了去分局開會,也就是在近期宣傳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時候,才會穿警服上街。”邸江勇說道。警服對于警察來說是種榮耀和責任,而對于普通市民來說,則意味著信任和安全。

不能忽視的蹲守

雖然出勤時不穿警服,但便衣大隊破案的勁頭可一點兒都不減,對破案的那種倔勁,幾乎是便衣大隊每一名民警的共性。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小寨路派出所便衣隊隊長韓艷鵬告訴記者,大家可能都會覺得破案是使用各種炫酷的“高大上”技術,不過,雖然警察破案確實會使用各種高科技,但蹲點守候這種再平常不過的傳統抓捕方式卻經久不衰,特別是在打擊街面侵財案件中,可以說是屢試不爽。作為便衣民警,蹲點守候就是基本功,每天街道的早市是他們便衣巡邏、蹲守的重點位置,一來人流量大,二來逛早市的中老年人較多,容易發生街面侵財案件。

2019年年初,小寨路派出所便衣隊為了偵破一起早市上賣假藥的案子,每天早上民警都輪流去轄區各個早市蹲守。為了抓住這伙專門哄騙老年人買假藥的犯罪團伙,從第一起案發到2月27日5名犯罪嫌疑人落網,整整48天里,只要是小寨轄區的早市攤點,就一定有小寨路派出所便衣民警蹲點守候的身影。他們對早市上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甚至知道每一天的菜價浮動。

“今天又買的啥?”“這黃瓜、西紅柿還挺新鮮的。”那段時間,便衣民警們為了在早市上做好偽裝,每天都會拎著瓜果蔬菜回到所里,碰見的民警都會打趣地聊上兩句。功夫不負有心人。2月27日,當5名犯罪嫌疑人再次以同樣的手段售賣假藥哄騙老年人時,便衣民警如神兵天降,將其一網打盡。

蹲守中的艱苦,沒干過這行的人,肯定不能體會。凌晨時分,人們已經進入夢鄉,而便衣民警必須要打起精神,在夜色中蹲守。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或不錯過任何的可疑跡象,甚至連廁所都不敢去,這也是很多便衣民警不敢多喝水的原因。

成功的蹲守需要“泯然于眾人”,在一次次擦肩而過時都讓人無法察覺。

便衣民警一招制服了犯罪嫌疑人。西部法制報記者 王進攝

不能暴露的身份

“作為一名便衣民警,能扮演不同‘角色’十分重要,從路人到商販,甚至是‘演繹’犯罪分子。你只有做到了真實,才不會讓嫌疑人起疑心。”邸江勇說道。而要做到這一點,則需要豐富的社會閱歷和工作經驗,還需要了解轄區內不同街道的情況,需要了解不同行業的工作特點,甚至需要了解不同犯罪嫌疑人的作案習慣。在什么地方不會引人注意,哪里是最好的逃跑路線,需要以一個“嫌疑人”的身份去觀察周邊地形。與此同時,你還要找到一個最不會引人注意的地方,讓自己的行為不那么顯眼。當一切準備妥當之后,便衣民警真正的工作才正式開始……而每當便衣民警進入執勤狀態的時候,也就是他們“演技”爆發的時刻,正因為一舉一動過于像犯罪嫌疑人,他們在執勤的時候也鬧出不少誤會:被商場和小區保安當成重點防范對象……對于便衣大隊的民警來說,“演戲”應該是執勤入門的第一課。有時候,他們還需要扮演不同的犯罪嫌疑人,與真正的嫌疑人接頭,想要取得對方信任,那就需要比對方更有“痞子氣”。

2019年“2·19”系列砸車案中,高陵便衣大隊民警利用犯罪嫌疑人的貪婪心理,扮演銷贓人員與對方接頭,在取得對方信任后,巧妙地實施了抓捕行動。正是這種“會演戲”的技能,加快了高陵區突發案件的破案速度。在“神醫詐騙案”“空調外機盜竊案”“搶劫出租車案”“電動車盜竊案”“砸車玻璃盜竊案”等數十起案件偵破中,均能看到高陵區便衣大隊民警的身影。

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便衣偵查大隊民警石磊告訴記者,他來便衣大隊之前做了8年的巡警,當巡警有一招盤查要領,行話叫作“對燈”,指的是和嫌疑人眼神交會,通過眼神確認盤查對象的異常,而被他“對燈”照出的嫌疑人不計其數。但他2010年剛開始當便衣民警的時候,卻也在這方面吃過虧。有一次他在暗中跟蹤一個小偷時,一個不經意的“對燈”,引起了那個小偷的注意。這次的失敗讓石磊意識到了工作崗位的轉變,就意味著自己的工作方法也要轉變。從那天起,石磊每天蹲在康復路等人流量大的地方,跟商鋪老板套近乎,從他們口中套取這一帶犯罪嫌疑人的外貌特征,學著怎么“做生意”,學著怎么“討價還價”,學著如何去隱藏自己身上的警察氣息,只有這樣才能不動聲色地抓捕。

3月14日18時許,西安市蓮湖區西門里公交站。在等候上車的人群中,一名四十來歲的男子趁亂把手伸進了一名年輕女孩的口袋,掏出了一部手機。這時,不動聲色的兩名公安蓮湖分局便衣大隊的便衣民警突然現身,箭步上前扭住了小偷的手……

不能錯過的洞察

作為一名便衣民警,一旦進入工作狀態中,他們的大腦就像“數據庫”,眼睛就像“鷹眼”,記得牢、看得準、抓得實。只要是打擊處理過的嫌疑人,就要很快在大腦中檢索出來。想要抓住小偷,首先要能從人群中辨認出目標。蓮湖分局便衣大隊民警殷凱告訴記者,干便衣這一行,要有很強的洞察力。他說,識別小偷的關鍵點主要是看眼睛和步伐,小偷的眼神總是飄忽不定,永遠往低處看,瞄準的是別人的口袋和包,而步伐也不是勻速的,總是時快時慢、時走時停。

而從人海中發現小偷蹤跡后,接下來就是“跟”。跟,說起來十分輕松,其實非常辛苦,就像貓捉老鼠一樣,需要十分耐心。有一次,殷凱在紅廟坡發現一個小偷,一路跟著目標到了西門,隨后又去了青年路,前后跟蹤了近4個小時,才抓了個現行。

“雖然過程很艱辛,但只要能夠挽回群眾的損失,那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有意義,所有的勞累煩惱也都會煙消云散。”殷凱告訴記者,他們的工作,常常會將犯罪消除在萌芽狀態。一次夜間巡邏經過一加油站時,他們發現有兩名男子一直在加油站附近徘徊,眼神飄忽不定。職業的敏感告訴他們,兩人十分可疑,便上前對兩名男子進行盤查,剛伸出手碰到一男子上衣,便見兩把菜刀從其懷里掉到地上,后經過現場審訊得知,原來二人正商量著對加油站實施搶劫。

便衣民警只是在平凡的崗位做著平凡的事,而他們所做的每一件打擊違法犯罪的事都和老百姓息息相關。

守候在人群中的便衣民警。西部法制報記者 馬文青攝

不能忽視的小案

老百姓丟個電動車、丟個錢包手機,和惡性案件相比,或許是小案,但是對老百姓來說,電動車是個大件兒,丟了,擱誰心里都不會好受,所以便衣民警身上的責任真的無比重大。

西安市新城區的大型批發商貿廣場多,所以電動車多、進貨的人多,便衣民警扮演摩的司機是每天必需的事情。除此之外,在早市里,買把菜當個“居家過日子的好男人”;在批發市場里,拎個蛇皮袋子裝作“來進貨的小老板”,都是常有的事。

2015年5月,新城區轄區發生多起盜竊手機案。新城區便衣大隊調取了幾個案發地點的監控,分析后決定在易發案區域進行守候。凌晨5時起床、6時到崗,一個面包、一袋豆漿,艱苦守候了兩周后,依然沒有任何動靜,該團伙從西安銷聲匿跡,再也沒有露過面。在此后的3年里,該團伙又兩度“光顧”西安,每次在新城區作案幾起后就走,作案時間、作案地點都沒有規律可循。雖然是個小案,但在新城區便衣大隊民警心里始終是個“疙瘩”。2018年6月底,這個團伙第4次“光顧”西安,第一案就發在了新城區康復路。心里鉚著勁兒的便衣大隊針對嫌疑人來去路線展開監控追蹤,最終在地鐵站找到了嫌疑人的蹤跡。他們一邊在嫌疑人活動起始地排查附近酒店的住宿信息,一邊安排人在地鐵站口守候,3天后,該團伙3名嫌疑人被便衣大隊民警一舉抓獲。

不能缺少的高科技

作為西安的地標之一,小寨賽格國際購物中心里人頭攢動,來來往往間,便衣民警將目光聚焦在了兩名相隔不遠的男子身上。“就是他倆,上周盜竊手機的人!”“對,在更早之前,他們也曾出現在賽格。”小寨路派出所民警冀永東的耳機里,傳來同事們相互跟蹤蹲守時的情況通報。“這一周的蹲守總算有成績,注意別打草驚蛇。”這樣的場景,在西安市不同的轄區內幾乎同時上演著。雖然蹲點是傳統基本功,但在科技時代,便衣大隊利用高科技辦案的手段自然也不少。

3月24日14時20分,吉祥村一家手機店的張老板正在店里忙著,突然走進來一個穿著紅衣服的男子。該男子前兩天曾來抵押過手機,此時說想贖回手機,張老板想都沒想就將手機拿了出來,“紅衣男子”一把奪過手機撒腿就跑。在接到警情后不到10分鐘,便衣民警們就趕到現場開始查看監控錄像。22時,冀永東在連續查看了7個多小時監控后,帶著隊員火速趕到了視頻追蹤最后的定位處——湘子廟街一家賓館,將“紅衣男子”抓獲。

2018年11月13日3時許,西大街派出所接到一起搶劫報案,4名受害人稱他們剛從一酒吧出來,便被9名男子強行拉到沙井村,將身上的4部手機和現金搶走。接到報警后,西大街派出所民警和便衣大隊民警迅速成立專案組,調取案發周圍所有的監控視頻進行研判。經過多日的調查走訪、排查守候,民警終于將嫌疑人藏匿的落腳點鎖定在一棟33層高的居民樓內,將9名嫌疑人一網打盡。

或許案件看上去真的很簡單,涉案金額也不大,但對于便衣民警來說,只要能加快破案,他們對高科技手段的運用將會越來越多。

不能陪伴的虧欠

“高陵區不像西安市其他區縣人流量那么大,但對于便衣民警來說,人多的時候怎么隨流而動,人少的時候怎么隱藏自己,都是一門學問。”邸江勇說。高陵區因為外來人口較少,大街上碰到熟人的可能性較高。而便衣民警出勤時,不同種類的眼鏡、衣服、帽子,都是必備的,時而痞氣,時而文雅,要在氣質上學會轉變自己。除了要注意如何與周邊環境融為一體,還需要時不時地應對來自熟人的問候。對于這種偶遇,邸江勇和親戚朋友之間有個不成文的約定,如果他不主動去打招呼,那么對方也不要主動上前,即使是在大街上碰到自己年僅11歲的女兒,執勤中的他也會像陌生人一樣擦肩而過。對于這種情況,邸江勇和同事們很感謝家人和朋友們的理解。

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便衣大隊教導員楊勇說,這么多年,欠大家的假期實在太多太多了。往往遇上案子,大家幾個月的時間都要撲上去,別說節假日了,就是感冒發燒,民警也是吃點藥、喝點水繼續出去工作。我們的民警欠家人的太多太多,周末群眾都出來逛街了,嫌疑人也都出來作案了,所以周末和節假日是案件的高發期,也就意味著我們民警的節假日休息從來就無法保證。辦完案子雖然可以換休一天,但周內的時間,往往是妻子上班、孩子上學,陪伴的時間還是不多。

遇到危險,遇到警情,每一名民警都可以是便衣,他們不會因為身上沒有警服而退縮,也不會因為下班就選擇視而不見。對于每一位民警來說,警服已經深深地“穿”在了他們的心上,他們“化身千萬”,就在我們身邊,只為守護市民的平安,讓天下無賊。(西部法制報記者 高虎 董麗君 魏鑫 梁爽 馬文青)

(責任編輯:同海怡)

更多資訊,下載掌中陜西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18 by www.yurfx.icu. all rights reserved

精准两码中特 9d彩票是正规的吗 江苏福彩快3计划软件 北京pk赛车是不是真的 艇1000赢3万公式 重庆时时彩龙虎手机版 北京pk赛车冠军预测 在平台玩压龙虎技巧 新手第一次买彩票怎么买 天天pk10计划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龙虎和微信